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正文

将破产企业做上百亿市值,退休后却涉嫌杀人!他到底做了什么?3色欲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:2019-05-04

推荐相关文章:

市值蒸发逾400亿 暴风集团会成业内人士分析称,暴风的问题确实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,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,且业务线太长,资本市场一旦有变,现金流断档,业务就格外脆弱。

张瑞敏已把海尔拆的“面目全非海尔选择了以组织管理创新实现自我革新的改革路径:去除沿用数十年的科层制、拆散庞大的企业架构,代之以平台、小微等具有创新力的组织架构。

21年前,关彦斌接手了濒临破产的国有药厂,成立了著名的葵花药业。经过20多年的努力,葵花药业市值目前已经超过100亿元,关彦斌的个人身家超过了30多亿。

去年底,65岁的关彦斌终于选择退休,管理公司的重任落到了两个女儿的肩上。

当所有人都认为关彦斌开始安度晚年时候,今天,媒体却曝出了他因涉嫌故意杀人,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公安机关提请逮捕关彦斌时间为今年1月29日,这正是葵花药业管理层交班的时候。

关彦斌被捕,正值女儿接班时期

2019年1月1日,葵花药业(002737,SZ)发布公告称:12月28日,董事会收到了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关彦斌的辞职报告,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。

葵花药业是关彦斌一手创立并做大做强的,而且在全国医药行业具有相当地位,因此,他的辞职被称为医药行业的“新年第一变”。

关彦斌的辞职原因是:因个人年龄的原因,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,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,优化经营管理团队。

关彦斌辞职后,女儿关一暂时代理董事长职务。与此同时,葵花药业董事会立即开始相关程序,将关彦斌的女儿们推向公司最高管理层的位置。

1月7日,公司董事会决定聘任关一为公司总经理。

1月7日,公司董事会同意补选关玉秀为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。

1月23日,临时股东大会,关玉秀当选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。

1月31日,董事会同意选举关玉秀为公司董事长,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。

总经理关一出生于1982年。2002年入职葵花药业,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、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、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。现任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。

市值蒸发逾400亿 暴风集团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如何点亮qq旋风

4月9日,暴风集团发布业绩预告,公司预计2019年1-3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783.00万元至-1283.00元万,同比变动39.64%至56.57%,通信服务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328.53%。

对此,暴风集团方面表示,公司正积极面对互联网视频广告业务下滑的趋势,对业务进行清理,删减冗余业务,精简人员,大幅缩减运行成本和费用。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到2019年,暴风已经蒸发了370亿元市值。

从未上市到被称为妖股,再到现在300亿市值的蒸发;从7.14元的发行价一路上涨到最高的327.01元到现在仅剩10元的股价,暴风集团不论是股市还是营收,只有一个“惨”字可以形容。

市值蒸发逾400亿 暴风集团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如何点亮qq旋风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(图文无关)

3月10日,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消息,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再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且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也被法院限制消费。

事实上,今年1月25日就有媒体报道称“自2019年1月3日-11日,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”。

而在屡次“被执行”的同时,暴风集团的业绩也并不乐观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由于主体业务亏损,暴风集团近两年的业绩都不乐观,2018年甚至亏损超过10亿元,前三季度负债率达到78.65%。暴风集团表示,业绩亏损主要系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,成本费用增加;互联网视频业务竞争加剧,利润降低。

业内人士分析称,业绩下滑与暴风集团多项业务不振有关。暴风影音曾是暴风集团的主要业务,在互联网早期,暴风影音火爆一时,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,但如今却沦落到第三梯队。

2015年,暴风科技上市时据其招股书披露,暴风科技上市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“互联网高清视频服务平台升级与扩建项目”以及“移动终端视频服务系统研发项目”。

不过随后暴风科技便确立了全球“DT大娱乐”战略,即在发展原有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基础上,开始尝试虚拟现实(VR)、智能家庭娱乐硬件、在线互动直播、影视文化。同时,还要布局O2O、云视频、互联网游戏研发和发行、影视等业务,想要成为互联网综合性娱乐企业。

然而随着暴风集团业务的急剧扩张,随之而来的人员需求和成本不断增加。业内人士分析称由于暴风业务铺得太大,导致资金无法聚焦到核心业务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就在此时,国内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发展正迎来新时代。曾经风靡全国并带给暴风集团巨额收益的暴风影音,在各大视频网站转战APP时,因为种种现实因素的影响,2012年才迟迟上线;2016年开始,在线视频行业发展迎来高潮,用户付费模式开始崛起,在线视频开始主要通过广告及会员、点播付费等方式变现。但在版权争夺战里,暴风也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,暴风影音从此退出了互联网视频的战场。

此外,由于资金链严重吃紧,在2018年7月份,暴风集团旗下的公司开始陆续裁员。资料显示,2018年7月10日左右,暴风魔镜率先开始进行裁员,7月12日,暴风体育也加入裁员行列。裁员完成后,暴风体育的员工数由最高时期的130人减少至仅剩10人。不仅如此,高管的接连出走也让暴风集团的危机雪上加霜。

与此同时,暴风集团在上市时打响的全球“DT大娱乐”战略似乎也没能挽救自己。唯一实现增长的暴风TV,在2016年营收9.3亿元,成为暴风集团最后的救命稻草。但在2018年,暴风TV全年仅销售83.4万台,距离200万台的销售目标相差甚远。预计这一项亏损就达到1.73亿元,反而成为了暴风集团的拖累。

银河证券研究显示,互联网电视行业整体在2018年表现不佳,只有小米和PPTV具有一定的竞争力,主要也是因为互联网电视盈利模式不够清晰,由于电视行业的整体竞争非常激烈,硬件上要依靠价格优势,往往以低于成本价出售,然后寄希望于在与电视配套的软件和内容服务上取得盈利,但目前还很难达到盈亏平衡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不过尽管电视卖一台就亏一台,冯鑫对电视业务依然充满了信心。2018年年初,暴风集团提出“All For TV”的集团战略。冯鑫在暴风AI电视7发布会上表示:“我们以后不谈铁三角(暴风电视、暴风影音、暴风魔镜),2018年到2020年,我们内部和对外只说一件事情,就是暴风电视。”

截止到2019年3月初,暴风集团的总市值为41.82亿元,虽然相比较春节前夕的23.13亿元增长了50.9%,但是比较其在巅峰时期的408亿元来缩水了将近9成。

业内人士分析称,暴风的问题确实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,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,且业务线太长,资本市场一旦有变,现金流断档,业务就格外脆弱。

冯鑫在一次内部对话中说道,“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我不怪团队,不怪A股的环境,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,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,真实的是99.999%还是要怪自己。那我是错在哪儿了呢?你会真实地看到自己一些无能的地方、一些不足的地方,比如对资本控制的能力,对财务管理的能力,对业务严谨性的能力。”

因此,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于暴风的热议与关注,暴风集团会是下一个乐视吗?


网友评论:

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.com Inc. xml html

Copyright © 2017-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.com

Top